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巅峰圣祖 第015章.再遇地甲龙

发布时间:2019-12-03 03:44:53

巅峰圣祖 第015章.再遇地甲龙

然而,见得此情景,金发青年对此也无计可施,

凭借护体源气,倒也是斩断了不少血色藤蔓,只是此刻他也是有心无力啊,

此时,这些血色藤蔓越來越多,斩断一根,便会有更多的血色藤蔓向他袭來,一刻也未曾消停,

“快,全部撤退,不要乱,”

顿了顿,金发青年脸色阴沉,蕴含源气的声音传送出去,

话音刚落下,就见一个本來向外跑的炼皇之境的武者掉头连滚带爬的跑过來,绝望的叫喊道:“盟主,我...我们跑不掉了,外面全是藤蔓,我们被包围了,”

说完,无数血色的藤蔓仿佛蛇群一样,铺天盖地的席卷过來,

所到之处,一片片的炼皇之境的武者倒了下去,身体被吸成皮包骨头,

“嗤,”

“嗤,”

“嗤,”

.

.....

此时金发青年亦是感受到无力,现在他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有多少杀多少,犀利的刀气以他为中心辐射开來,狡碎一根根血色藤董,向着血色藤蔓最集中的地带杀去,

然而,秦凡也无暇关注那黑衣联盟的情况了,因为他也被数十根血色藤蔓发现了,这些血色藤蔓沒有眼睛鼻子,只有一张嘴,但感知似乎十分敏锐,轻易就能发现秦凡藏身之所,

这些血色藤蔓沿着树木快速的蔓延过來,瞬间就來到秦凡身下,

随即,斩龙剑出鞘,几根血色藤蔓被削断,红绿色的汁液四贼,

悠地很快,数十根血色藤蔓被一一斩断,难伤秦凡分毫,但是秦凡的眉头却紧锁起來,刚才他布满源气层的身体,竟然差点被攻击到,这些血色藤蔓直接无视他的源气,直接穿透源气向他刺來,

随着这些血色藤蔓被秦凡斩断,一下就激怒了更多的血色藤蔓,四面八方有无数的血色藤蔓聚集过來,逐渐包围住他,沒有一丝空隙存在,

见状秦凡神色不变,有斩龙剑在身,任何负面情绪都无法影响到他,只会让他变得更冷静和嗜血,因为这里的血煞之气过少,也并未引起斩龙剑内部那恐怖的煞气,

“嗖,”

“嗖,”

“嗖,”

话说:在偷袭的时候,血色藤蔓不会发出一点声音,无声无息,正面攻击之下,学社藤蔓的袭击速度提升到新的层次,极快的射向秦凡,快若闪电,带起一阵阵‘嗖嗖’地风声,

“嗯,”

“td,去死吧,”

此时,秦凡大吼一声,无数的精神之剑向四周射去,

“噗哧,”

“噗哧,”

“噗哧,”

然而攻过來的血色藤蔓全部被精神之剑狡成粉碎,更多的精神之剑飞出包围圈向外射去,斩断大片的血色藤蔓,

“铛,”

只听得‘铛’的一声,秦凡身下的土地里猛然刺出一根zǐ血色的藤蔓,这根zǐ血色的藤蔓的出现还伴随着丝丝zǐ色的瘴气,

随着在zǐ血色的藤蔓钻出的一刹那就已经感觉到了,随手一剑斩出,原本很锋利的斩龙剑竟然只砍进藤蔓一点点,发出了金铁之音,

悠地秦凡这一击不成猛然地后退,手中的斩龙剑舞成一道剑幕,四周zǐ血色的藤蔓瞬间被搅成粉碎,

随即,秦凡心中念头一闪:“这根zǐ血色的藤蔓竟然如此坚硬,而且攻击力度远超普通的血色藤蔓,事情似乎有些糟糕了,”

而后再次一剑斩向zǐ血色的藤蔓,金铁之音再次传來,那zǐ血色的藤蔓也被扫到一边,zǐ血色的藤蔓差点就被斩断了,

紧接着秦凡再次冲上去补了一剑,那zǐ血色的藤蔓再坚硬也禁不住斩龙剑的多次劈砍,瞬间断成两截,

随即秦凡看到那断裂的zǐ血色的藤条,脸色变的更难看了,

随之那zǐ血色的藤菱的断口处迅速行生出新的末端,獠牙呈螺旋状密布,而那截断裂的藤条,轻轻的融入了那新生的zǐ血色藤蔓之中,

顿了顿,秦凡嗯道:“嗯,这zǐ血色的藤蔓的恢复能力竟然如此之强,此地不宜久留,”

此时再次斩飞zǐ血色的藤蔓,秦凡全力朝着密林深处进发,

随即,zǐ血色的藤蔓紧追不舍,其它的血色的藤蔓更是疯狂的阻挡在秦凡身前,欲要阻挡秦凡去路,

然而在秦凡恐怖的臂力下,斩龙剑发挥出超绝的锋利,一片片的藤蔓被撕碎,血色的碎片铺满地面,一层又一层,

此时越走越深,密林仿佛沒有尽头,显得深邃阴森,而秦凡刚一落地,脚下就被几支zǐ血色的藤蔓困住,随之更多的zǐ血色的藤蔓蔓延过來,外围还有着数不清的血色的藤蔓,而秦凡一瞬间就踏入了险境,

此刻秦凡脸色阴沉,心中虽然也十分担心自己现在的处境,但是还可以保持沉静,随之斩龙剑猛然扫出,十几根zǐ血色的藤蔓被扫向一边,但紧接着更多的血色藤蔓向他攻來,

此时秦凡渐渐难以招架,顿时就有藤蔓突破他的防御,刺向了他的身体,

“啊,”

随着zǐ血色藤蔓刚接触到秦凡的身体,一股暗红色的光芒从秦凡身上亮起來,血色的铠甲出现在他的身上,

“铛,”

然而zǐ血色的藤蔓与血色的铠甲碰撞到一起,竟然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

尽管zǐ血色的藤蔓暂时功不破秦凡血色的铠甲,但是秦凡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这层神秘的铠甲已经渐渐不支,好似沒有能量的支撑似的,血色的铠甲渐渐变淡,

此刻秦凡心头也豁出去了,zǐ色的能量猛然冒了出來,一道zǐ色的气劲围绕着秦凡旋转起來,随之一条zǐ血色的藤蔓猛的刺了过來,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血色的藤蔓像遇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那坚硬无比的zǐ血色的藤蔓竟然很快被腐蚀掉,那zǐ血色的藤蔓中竟然发出一声诡异的叫声,大量的藤蔓猛然离开秦凡,在秦凡的四周疯狂的扭动着着,就是不敢靠近秦凡半步,

秦凡也发现这种奇怪的事情,直接朝着那诡异的血色藤蔓走去,而血色藤蔓在秦凡靠近的时候也不停的往后退着,好似秦凡身边有着可怕的东西一般,

此时秦凡也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这血色藤蔓不攻击他,心中也暗暗送了口气,身上的zǐ色能量也消失在体内,

“嗖,”

“嗖,”

“嗖,”

此时那些原本不敢靠近秦凡的zǐ血色的藤蔓,再次凶猛的向秦凡攻击而去,虽然此时秦凡松了口气,但沒有放松警惕,

悠地血色藤蔓刚一发动,秦凡就已经发觉这血色的藤蔓的动静,身形猛的后退,手中的斩龙剑再次集中那些飞來血色的藤蔓,

尽管此刻更加凶猛的随之而來,而秦凡再次陷入困境,猛然地一发力,一剑挑开大量的血色藤蔓,浑身的zǐ色光芒再次闪现出來,

“唧,”

“唧,”

此刻那血色藤蔓也再次发出一声怪叫,瞬间向四周散去,在秦凡十几丈之外,诡异的晃动着,

紧接着,只听得秦凡哈哈笑道:“哈哈,原來这血色的藤蔓竟然怕静演的静演之力啊,”

话说,此刻秦凡终于发现这血色藤蔓不敢攻击他的秘密,催动着静演的力量,猛然向这藤蔓的密集之处纵去,

这些血色的藤蔓像老鼠见到了猫似的,猛然散开沒有一根血色藤蔓敢靠近秦凡,

随即,秦凡现在终于松了一口气,径直向外走去,血色的藤蔓自动然开一条道路让秦凡过去,

然而秦凡刚一走过,大量的血色藤蔓瞬间又将秦凡走过的路填满了,好似为秦凡护驾一般,

与秦凡的悠闲相比,金发青年的黑衣联盟却损失惨重了,

“嗯,可恶,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此刻金发青年彻底陷入了zǐ血色的藤蔓的包围中,护体源气虽然能暂时保住他的性命,但源气消耗的速度奇快无比,短短半个时辰之内,他已经吞服了三枚恢复源气的丹药了,

“嗖,”

“嗖,”

随着一根根小腿粗细一般的zǐ血色藤蔓飚射过來,

“咔嚓,”

“铛,”

“铛,”

此时前几根血色藤蔓顿时被金发青年的大刀给斩断了,其它的血色藤蔓只是被砍飞出去,很快那断裂的藤蔓又彻底恢复过來,

顿了顿,金发青年喃语道:“不行,必须出去,这片密林太过危险,源气消耗速度和恢复速度不成正比,早晚要耗死在这里啊,”

然而此刻的金发青年恼火异常,他之前被人算计,莫名其妙的与那魔兽炼狱地甲龙兽大战一场,又莫名其妙的陷入这诡异的血色藤蔓的包围中,进入千万大山以來,就沒一件顺心事,好在这里距离密林外不是很远,应该能逃出去,

此刻金发青年再也无法顾及他的手下,连他都差点死在这诡异的嗜血的血色魔藤之中,

随即,只见的大刀上的金色光芒顿时迸发出來,金发青年杀出一各血路,往來时的路冲去,

然而秦凡却是大摇大摆在漫天的诡异的血色藤蔓中悠闲的走着,那血色的藤蔓见秦凡身上的zǐ色光芒一直闪烁着,也不敢靠近秦凡,渐渐放弃了秦凡,消失在这密林之中,

秦凡顿时发现那个在zǐ血色的藤蔓中艰难前行的金发青年,随即嗯道:“嗯,你就慢慢地享受吧,”

说完秦凡冷冷地一笑,向着更深处的大山掠去,

秦凡刚刚停了下來,他已经出了那个密林了,很快便找了一个树干,刚坐下准备吃点东西,

“轰,”

“嗷,”

然而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大树突然被拦腰撞断,一头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前,不是那魔兽炼狱地甲龙又是什么,

......

黑龙江省中医院
清远市妇幼保健院
厦门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江苏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
石家庄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