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第一贤妇第161章深褐色粉末

发布时间:2020-01-25 05:50:13

第一贤妇 第161章 深褐色粉末

周漱接到她胸有成竹的眼神,恍然明白了些什么。%し

“那就让张妈带几个可靠的人过去搜一搜吧。”他不再反对搜查,可也不太放心,“两个人一组,把彼此看好了,单独搜出东西来不作数。”

“那样只怕也防不住。”萧铮接口道,“最好的办法就是进院子之前,把所有的人身上都搜查一遍,免得夹带了东西进去。”

周漱觉得这样更为妥当,“世子爷说得有道理,就按照世子爷的法子来。”

张妈征询地看向济安王,见济安王点头,速速点齐人马,便直奔采蓝院而去。

周漱也不请示济安王,径自将简莹扶了起来,“等搜出东西来再跪也不迟。”

简莹来到这边之后,最讨厌的就是动不动要人下跪的风俗,自是乐得顺从。

济安王原本还庆幸这个儿媳娶对了,如今瞧着他们夫妻这般和睦,倒是觉得有些碍眼了。因萧铮在场,不好出言呵斥,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们去了。

三刻钟之后,张妈便领着人回来了,“王爷,奴婢等人将采蓝院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什么都没有搜出来。”

孟馨娘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心说不可能,她都已经安排好了的,怎会什么都没有搜出来?

周漱将孟馨娘的神色看在眼里,不由冷笑一声。扫了跪在地上的婆子一眼,转向济安王道:“父王,现在可以将这婆子交给儿子了吧?”

听到这冷沉沉的话,那婆子肝胆俱颤,后背登时出了一层的冷汗。伏在地上哆嗦起来。

“没搜出来并不表示她没做过吧?”齐庶妃撇着嘴插话进来,“说不定她听说王妃出事了,就赶着毁尸灭迹了呢。”

“娘,你乱说什么?”周沁赶忙去扯她的衣袖。

齐庶妃拂开她的手,“我哪有乱说?我说的都是实打实的良心话好不?”

真要论起来,齐庶妃才是真正唯恐天下不乱的那种人,听说方氏见红。她别提有多兴奋了。巴不得方氏就此滑胎。再不能生育,遭到济安王的厌弃。

谁知方氏如此顽强,只是动了些胎气而已。她愿望落空。心气不顺,必要找个人来发泄一二。简莹站在风口浪尖上,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了她发泄的对象。

她只图一时的嘴上痛快,根本不去想周沁跟简莹素来亲近。自己说这话会让女儿多么地难堪。

周沁见她这般没眼色,气得脸都红了。恨不能立时倒回十六年前,换个肚子重新投一回胎。因实在羞愧,不敢抬眼去看简莹。

简莹却丝毫不以为意,笑着看向济安王。“父王,儿媳奉母妃之命打理大厨房,吃食出了问题。不管是谁的错,儿媳都是责无旁贷的。先搜查儿媳的院子。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公平起见,别人的院子是不是也要搜一搜呢?到底是谁要害母妃,总要查查清楚不是吗?

若要搜查……”

目光从白侧妃、文庶妃、齐庶妃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孟馨娘的脸上,“不如就从大嫂的院子开始吧。”

孟馨娘心头猛地一跳,脱口道:“为何要从我的院子开始?后院这么多人,谁都可能对王妃下手吧?”

“是大嫂提出要搜查我的院子,还我一个清白的。我心里感激,就想着礼尚往来,证明大嫂也是清白的。”简莹笑眯眯地看着她不住变换的脸色,只觉心情大好,“大嫂该不会不领我这个情吧?”

“只怕不是不领情,而是做贼心虚。”周漱听简莹提出要搜查飞蓬院,猜到她还有后招,便心有灵犀地使出了激将法。

白侧妃因孟馨娘那句“谁都可能对王妃下手”,感觉受到了影射,心中有些不忿,对济安王福了福身,“王爷,妾身正不怕影斜,就先搜查妾身的院子吧。”

“婢妾不愿被人猜忌,请王爷也搜查婢妾的院子吧。”文庶妃紧跟着说道。

齐庶妃见这两个人都表态了,也不情不愿地福下~身子,“蒹葭院王爷可以随便搜,反正婢妾没做过。”

周沁和周汐也双双表示,愿意接受搜查。

孟馨娘见周瀚冷冷地看着自己,感觉自己要是不答应,立马就会被他认定为罪魁祸首。

虽觉她们不可能从飞蓬院搜出什么东西来,可看简莹始终不急不躁的,心里也不免打鼓。趁着大家不注意,对自己的大丫头白芍使了个眼色。

白芍会意,慢慢挪动脚步,向门边摸去。

“站住。”萧铮眼尖地瞧见了,立刻出声喝道,“你是谁的丫头?这是打算往哪儿去?”

白芍感觉无数道目光投射过来,将自己变成了全场的焦点,脸上闪过一抹惊慌之色,又很快镇定下来,“回世子爷的话,奴婢有些内急,想去一趟净房。”

“这个时候独自一人去净房,岂不让人误会?”萧铮随手指了一个丫头,“你陪她一起去。”

那丫头正是文庶妃身边的大丫头半莲,闻言有些迟疑,目光瞟向文庶妃。瞧见文庶妃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才应了声“是”,和白芍一道出门而去。

众人看向孟馨娘的眼神都变得意味深长起来,周瀚更是面色冷寒,两眼猜忌。

孟馨娘暗恨萧铮多事,咬了咬牙,福身道:“父王,便如二弟妹所愿,从儿媳的院子开始搜查吧。”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也容不得济安王说“不”了,于是吩咐张妈道:“那么你便领着人去飞蓬院搜一搜吧。”

“是。”张妈这一声答应得格外爽快。

领着人去了飞蓬院,不到两刻钟的工夫,就捧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锦袋回来了,双手呈给济安王,“王爷,奴婢等人在白芍的房里搜到了这个。”

孟馨娘看到那锦袋,脸色大变。她明明叫人将这包东**在采蓝院了,怎会出现在白芍的房里?难不成她的院子里有内奸?

心思转动的工夫,济安王已经打开了锦袋,擎到面前细看,只见里面装了许多个小巧的油纸包。用两根手指夹出一个,小心地打开来,便露出一些深褐色的粉末来。

这粉末散发着淡淡的苦味,又隐带异香,给人的感觉十分不好。

“马上请了王大夫过来。”他沉声吩咐。

――(未完待续)

ps:感谢“猫筱夕”童靴投的月票,鞠躬!!!

...

漳州市芗城区妇幼保健院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费用得多少
贵阳治癫痫哪里好
北海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营口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