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绝世剑姬 第六百五十九章 夜下斩风炼月弯

发布时间:2019-09-25 19:31:16

绝世剑姬 第六百五十九章 夜下斩风炼月弯

凌雪瞥了低着头的项飞英一眼,没有理会他的沉默,只是自言自语的接着说道:“朱雀第一宗门里有个外门弟子叫做公申屠对我还有武府存着很深的怨隙,同时因为在天海蛰伏过几年的缘故,还掌握着武府不少秘密,若是让他尽数告诉了朱雀,不论是对武府还是对我,都要造成不小的困恼,没准我这一次香火之争便要败在这个不起眼的突隙焚炽、狭小蚁穴之上,我欲要除之而后快,不过紫凰宗的老祖宗如今已经将他调往长谷国,这个时间估摸下来应该已经在途中,再多加几日功夫应该就到了长谷国,如今天海局势紧张,我还脱不开身,想要杀了他以绝后患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罗前辈还有武府要事需要主持”

项飞英猛然抬起头来,望着凌雪的眸子中重新燃烧起某种名为斗志的火焰,他打断了凌雪的话,道:“师姐,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公申屠应该便是当初在天海郡外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追杀你的那个修士吧”

凌雪很是欣赏这小子如今的眼神,嘴角的笑意愈发浓烈起来,轻笑道:“是呢,当初将我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真是风光十足,如今他也得到了不少机遇造化,已然臻至炼神境中期,若是交给寻常人去处理他,我真是不放心,如今便正愁着谁能帮我这个忙。”

项飞英腾地站了起来,目光炯炯的望着凌雪,说道:“交给我吧师姐,让我去处理了他。”

凌雪促狭道:“他可是炼神境中期呢,飞英,你这才刚突破了炼神境,有信心没有”

项飞英器宇轩昂,铿锵有力道:“莫说是炼神境中期,就是真王帝皇,只要师姐你开了这个玉口,我都敢杀给你看。”

凌雪闻言放肆大笑起来,半晌才歇息下来,她认真望着项飞英,说道:“说实话,以前都是我这个做师姐的不对,并不知道到底如何面对你对我的深情,所以对你一直都是逃避的态度,如今我算是想明白了,除非我动用神通迷幻你的心智,否则断然不可能改变你的这份心思,只是如此一来,你也不再是你,而且这样也是对你的一种极不尊重,我不会这么做,现在我决定直面你对我的好,再也不畏缩逃避,因为这并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所以我如今并不反对你为我舍生赴死,因为我也能够眼睛不眨一下二话不说就为你上刀山下火海,在这点上,我们谁也不必亏欠谁,是平等的互相挂怀,不过我要说清楚,我只是将你当做了我的好师弟、甚或亲弟弟,十分纯粹,并没有多余的暧昧旖旎。”

项飞英展颜一笑,人心有时候真的是一种奇妙的东西,一样是得不到,然而此时得到了凌雪这样的一番正面答复,他忽然觉得胸中的郁结一下子消散了不少,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起来,轻声道:“对于我来说,这样就足够了

绝世剑姬  第六百五十九章 夜下斩风炼月弯

,师姐。”

蓦然之间,他真的就像是展翅要雄飞的金翅大鹏。

这一日借着凌雪这股香风他扶摇而起,不去追求直上九万里,他只想要为她奔赴三千里大地,拿下公申屠的项上人头。

天海风雪加急,妖皇凌雪、羽皇冷夜羽还有朱雀上官承三方势力随着格物宗还有都天皇的登出氍毹,转而陷入无声的对峙之中,公申屠丝毫没有察觉到天海郡的这一份凝重氛围,他那一日疯癫过后,再回过神清醒过来,开始变得愈发沉默,在路途上停歇下来的时候,便独自一个人坐在一边酗酒。

同行的修士除了领头的长老朱瑞珍还有几个宗门弟子,罕有紫凰宗的宗门子弟,更多的是从朱雀各地地牢中调遣而来的戴罪立功罪犯,他们都已经被下了禁制,如今掌握他们生死大权的刑符正被朱瑞珍捏在手中,他们根本无法改变充当扑火飞蛾的命运,唯有咬牙策马迎向比眼前这雪花翻飞的星夜更加无妄的黑暗。

整个行伍中都充满了一种死寂恐慌的气息。

公申屠作为紫凰宗弟子中此行的另类,更加生人勿进的他显得极为特立独行,炼神劫甚或锻魂境的囚徒没有闲情恭维或者猜测这位宗门弟子的心思,大都为着自己明天的生存忧心不已,唯有几个宗门弟子偶尔将总是垂首饮酒的公申屠作为了饭后谈资,平日的羡慕嫉妒此刻都尽数化作了落井下石的幸灾乐祸心态,竭尽所能编排这个被大师兄李成月一手带进紫凰宗一时风光无比的外人。

嬉笑怒骂之间,尽显人情冷漠,不过也怪不得这些弟子,毕竟公申屠早就因为仇恨的灌溉而利令智昏,扭曲了自我,城府阴深到令人感到反感,尤其他还只是个外来人,注定只能作为踽踽独行的孑然之人。

蓦然,这个自觉离死不远的男人前一刻还在借酒浇筑自己的满腹愁肠

绝世剑姬  第六百五十九章 夜下斩风炼月弯

,这一刻猛地站了起来,将这几个宗门弟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警惕的望着他。

长老朱瑞珍却是微微眯起眼睛,抬头望向天边。

弦月散发出来的光芒在冰寒的凛冬下变得极为朦胧模糊,天地弥漫了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

暴雪愈发急躁起来。

不知何处袭来的狂风,扫平了一切雾障,洒下的皓白月光下出现了十几人的身影。

公申屠对武府何其了解,为首的那个少年近来还在天海出尽了风头,他想要认不出他们都难,自嘲的大笑起来,道:“血夜大统领项飞英、副统领夏悠然、柳菲雨,还有那一日在兵巷里出现的妖皇近侍,这般阵仗来取我公申屠的项上人头,死又何妨只恨今生不能把那个该死的女人按在胯下狠狠驰骋,教她娇啼婉转,看她再如何高高在上,再如何轻描淡写就能决断我的生死”

两个时辰后,少年人手上拎着一个还犹自保持着癫狂大笑的脑袋,分不清是自己还是旁人的血霜爬满他身上的紫袍。

遍地寒尸,在雪虐风饕的冷酷下,绽开的鲜血就像是一朵朵凛冬里怒放的血花在他脚下绽放。

战场上没有对错,有的只有立场,得知对方都是朱雀的人马后,项飞英根本没有留手的打算。

他抬起手,借着光辉端详手背上龙飞凤舞写着的那个血色“夜”字,眸子中流出几分追忆,憨笑自语道:“叫了你这么多年师姐,其实我心底里更喜欢叫你凌夕,那个时候你还没有像眼下这般高不可攀,我还有机会站在你身前为你遮风挡雨,如今却全然不同了,不过也好,也彻底断了我心中的那些不切实际的希冀,像现在能够帮你的一点小忙我就满足了,至少眼下我所有的努力也终于有了报复之地。”

株洲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株洲治疗妇科方法
株洲治疗妇科费用
株洲治疗妇科医院
株洲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