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荒兽主宰 第二百九十三章 结交王奇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0:54

荒兽主宰 第二百九十三章 结交王奇

燕澜皱了皱眉,灵识一扫,便发现一名年龄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少年,正东张西望地朝他走来,好似做贼一般。

“嗯?应该是来找我的吧!”

燕澜转过身,望着那人,一脸平静。

“燕澜师弟,嘿嘿,你可不可以随我来一下!”那少年轻声唤道。

燕澜眉头一耸,这少年修为仅聚元期,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只是身板有些单薄。

“要我跟你来?”燕澜心中不免好奇起来。不过,他修为要比这少年高很多,跟着对方走,也不怕其玩什么花样。

轻轻点了点头,燕澜便跟着那少年出了寝院,沿着一条幽静蜿蜒的小道,朝山下走去。

燕澜边走边四下观望,只见浓密的林木隐藏在云气之间,不时还能见到一些稀稀落落的建筑,藏匿于林荫之内,颇为神秘幽静。

“燕澜师弟,我叫王奇,喊你出来,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燕澜转头看向王奇,只见其笑得有些勉强,似乎蕴藏一丝胆怯。

“交朋友,我自然乐意!”

燕澜的神色舒缓了一些,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王奇眼神一亮,情绪有些激动,笑起来还有些腼腆的模样。

燕澜见之,顿觉王奇颇为可爱。

王奇笑着搓了搓手,沉吟片刻,方才说道:“燕师弟,你可知道,昨天被你打败的秦浩师兄,并不是天佐峰人门之中最强之人?”

燕澜点了点头,道:“这个,我自然是知晓。”

王奇四下望了望,轻声说道:“我们人门之中,除了那个极少露面的最强之人外,还有两个人,实力在秦师兄之上。”

燕澜轻声应道,对王奇更加好奇起来,不解其为何突然对他说这些。

王奇轻咳一声,继续道:“咱人门之中,有近六百名弟子,其实如世俗一般,也分为不同派别,每个派别都有各自的首领,他们之间,有矛盾冲突,也有互相结交。但凡冲突,只要不伤及性命,师门长辈都不会管,毕竟有较量才有进步。”

“嗯,这些我知道!”

燕澜淡淡说道,目光看向王奇,他知道,王奇接下来肯定还有更多的讯息告知于他。

王奇笑了笑,接着道:“咱人门有三大帮派,近六百名弟子中,有四百多人加入了这些势力之中,有部分人是心甘情愿,也有部分人是被强迫加入。三大帮派之中,秦浩师兄的秦帮乃是其一,还有两个分别是烈帮与风帮。”

“其中,烈帮帮首赵烈与秦浩师兄关系极好,不过,风帮帮首谢风与赵烈却是死对头,风帮与秦帮关系也不佳。秦师兄被你痛打,赵烈师兄定然会为他出头。赵烈师兄修为已至元丹中期,比秦浩要强得多。”

王奇眉端微凝,四下瞄了瞄,小心翼翼道:“俗话说,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燕师弟,你不如与风帮谢风交好,以你的实力,谢风必定十分欢迎,到时,也好有个照应,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燕澜微微一笑,没有回应王奇的话,而是问道:“王师兄,你是风帮之人吗?”

王奇闻言,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急忙道:“不不不,我不属于任何帮派,我是个自由人!”

“哦?王师兄聚元期的修为,在人门之中也属不弱,为何不加入这些帮派?”燕澜好奇问道。

“哎!”王奇神色略显失落,摇了摇头苦涩笑道,“因为我胆小懦弱,他们怕我给他们帮派丢脸,干脆就不要我加入。这样也好,省得与别人争强斗狠。不过……不过经常遭到别人欺负,幸好不会要我的命,我也就习惯了,嘿嘿!”

燕澜略有所悟,笑道:“王奇师兄此番找我,想必是要我在你遇到麻烦时,为你撑腰吧!”

“唔……我……我……”王奇见心思被燕澜看透,脸色一红,顿时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燕澜见状,爽朗一笑,右手用力拍在王奇肩膀上,道:“既然王师兄如此看得起我,那从今往后,我燕澜便是你的朋友。”

王奇眼睛一亮,欣喜万分,踌躇好一会儿,方才憋出两个字:“谢谢!”

燕澜抿嘴笑道:“王师兄不必客气,我还要谢谢你跟我讲了这些事,不然我还真不知道。”

王奇呵呵一笑,道:“其实,我见不得那些人欺负别人,可是我无力改变,能帮一个是一个。燕师弟,你觉得我刚才的建议合适么?”

燕澜轻轻摇了摇头,目光扫向四周,深吸一口气道:“多谢王师兄的美意,我习惯独来独往,对加入什么派系不感兴趣。若是有人要来讨债,那尽管来便可,我自小也不是吃软饭长大的。”

王奇上下打量了燕澜一番,点了点头道:“既然燕师弟执意如此,我也不能强求。嗯,这是我父亲花了好大的代价,才弄到手的一件护体法衣,级别高达人境三品,你先穿着,好增添一份助力。”

燕澜眉头微皱,打量着王奇手中薄如蝉翼的护体法衣,心中不由一暖。

这么久以来,他遇到不少人,可大多数人都是一副冰冷的面孔,让他觉得世界是如此的冷漠悲凉。

虽然王奇用高达人境三品来修饰他的那件护体法衣,而燕澜储戒之中,比这级别高的防御法宝难以计数,但这份情谊,却不是一件防御法衣所能衡量。

燕澜咧嘴一笑,道:“王奇师兄,多谢你的心意,我实力比你要强些,你比我更需要护体法衣。”

王奇面露微急之色,他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又憋了片刻,方才说道:“燕师弟,我是师兄,年龄比你大,既然我们也是朋友,你怎能拒绝师兄的好意?何况我是小人物一枚,别人都懒得欺负我,倒是你,如今站在风口浪尖,还是多加小心为妙。我估计,不但赵烈师兄要找你麻烦,就是那人,也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燕澜见王奇态度坚决,微笑地摇了摇头,道:“好,那我收下便是,待过了这个风口,我再还你。嗯,你们所说的那人,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何都不直接说出他的名字?”

王奇神色陡然一肃,双目之中隐现畏惧之芒,愣了片刻,方才压低声音道:“那人实力强大,性子古怪,不允许元丹期以下修为者喊他的名讳,甚至连姓氏都不准喊出来,曾有人不信这个邪,私底下直呼其名,后来被打得半死。不知那人是否有监听神通,还是眼线极多,反正谁要是私底下违背了这个规矩,肯定没好果子吃。”

“哦?还有这等怪事!”燕澜疑惑地撇了撇嘴,对那人开始有些好奇起来。

王奇郑重地点了点头,目光又朝四下望了望,压低声音道:“好了,我们还是赶紧分开吧,要是被别人看到我和你呆在一起时间长了,恐怕会给你带来霉运。”说完,他尴尬一笑,仿佛自己是天生煞星一般。

燕澜拍了拍王奇肩膀,笑道:“没事,我可不惧麻烦。这是两枚培元丹,也是我家长辈送给我的,送给你吧,对你的修为增长,定有所帮助。”

王奇双目一瞪,讶异地望着燕澜

,惊道:“培元丹,人境三品的培元丹,你知不知道有多珍稀。只有地门之中的弟子,具有极大天赋者,才有机会得到一枚培元丹,你这份礼,实在太重了。”

燕澜淡然一笑,虽然他见王奇表现出婉拒之意,但其眸子深处,依旧充盈着激动之芒。

修炼之道,天赋不够,就只能求丹药之助,有了培元丹,王奇距离元丹期,则近了一大步。

“礼尚往来,君子之道,王师兄若不收下,岂不是显得我小人了!”

王奇兴奋得捏了捏拳头,眼中喜芒大盛地道:“那……那我就真不客气了!”随后,他小心翼翼地接过两枚培元丹,用小瓶将之装好,放进了最贴身的衣物中。

燕澜心中也是有些欣喜,毕竟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强,谁也不希望自己仇敌满天飞。

这时,燕澜发现山下幽径,由一分为二。他想也没想,就朝左边一条较宽的石道走去。

“燕师弟,别走那条路!”

突然,燕澜感觉肩膀被王奇一把紧紧抓住,王奇的声音中充满恐惧警戒的意味。

锦州治疗早泄费用
吐鲁番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亳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锦州治疗早泄医院
吐鲁番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