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猎妖高校 第二百零六章 真正的敌人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7:17

猎妖高校 第二百零六章 真正的敌人

小世界。

西南河谷中。

“真想现在坐在看台上,喝着汽水听着歌,看下面的人气喘吁吁的四处乱跑,弄的满身血污啊。”

卢克,也就是代号月亮脸的红桃Q左辅猎手,抬起头看了一眼天上飘荡着的一朵朵白云,还有那些白云后隐隐约约闪现的影子,站起身,摘掉手上沾满血污的一次性蚕皮手套,深深叹了口气。

“我这边收集完毕了。”他转过头,冲其他几人喊道。

他说的是猎妖后的清理工作。

作为一项消耗性很大的活动,如果单凭持续的主动投入来推广猎妖,很难维持巫师们长久的兴趣。也就只有猎物们带来的源源不断的利益,才是猎妖活动延续至今的最大保证——相比较而言,组织猎赛所能获得的利润,并不被真正的巫师所看重。

就像巫师们的血、肉、灵魂,对于妖魔来说是绝佳美味,上等滋补品一样。

妖魔的眼珠、心脏、以及魔化器官,也是巫师们最好的实验材料。

在漫长的时间中,巫师们总结出无数种应用这些战利品的方式。比如妖血勾兑的墨汁,可以更好的保存符文咒式的效果;妖骨粉调配的肥料,能够极大促进魔法植物的生长;还有那些血红的眼珠、强劲的心脏,更是令占卜魔法、献祭魔法等多种原本广受诟病的‘黑魔法’彻底洗白,成为第一大学高年级学生课表中的必修内容。

当然,在猎赛中,猎手们只能挑选妖魔的部分组织,作为自己的战利品。其余部分则回有猎委会的人统一回收,作为他们的收益。

鉴于妖魔血肉的污染性、骨架剔除的繁琐程度,眼珠与心脏便成了猎手们最喜欢的战利品。以至到了现在,大部分猎赛甚至专门以猎队获取的眼珠与心脏数量作为计算积分的唯一标准。

卢克将沾满血污的蚕皮手套塞进垃圾袋,晃了晃手中的玻璃瓶。

瓶子里粘稠的液体发出汩汩的响动,泡在那些液体中的妖魔眼珠仿佛一粒粒翻滚的山楂,看上去似乎非常可口,让他莫名有了几分食欲。

他收敛了这种奇怪的想法,转头看向猎队的右弼:“尖头叉子……我打赌,上面那些家伙,肯定已经被队长刚刚的战斗力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自从队长突破斩击的极限后,这是她第一次在公众前亮相。男巫确信,今天这一战将会是红桃Q崛起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

被称作尖头叉子的男巫并没有与其他猎手一样收集战利品。

他正盘坐在一块红色的巨大岩石边,抓着一根树枝,耐心拨弄面前的一小堆柴火,仔细查看火堆中哔哔啵啵爆裂的妖骨。

“不管怎么说……她作为队长,之前那种战术都是不可取的。”詹士辰喃喃着,皱着眉,似乎对于占卜的结果有点疑惑。

卢克扫了一眼不远处坐在麋鹿脊背上的琼女王——在猎队清理完这群野妖群之后,那头四不像又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继续乖巧的充当脚力。

在卢克看来,这是非常明智的选择。毕竟现在四处都是杀红眼的猎队与妖群,一头吃草的四不像如果单独行动,很难活到下一次太阳升起之时。

“你可以现在阻止她啊!”左辅猎手脸上露出微妙的笑容,看着火堆前的男巫,小声说道:“你完全可以说占卜的结果很糟糕,我们需要尽快北上……我觉得,只要拿下北边那个强度3的妖群,今天这场猎赛差不多就妥了。”

“那是因为你忽略了我们的战利品。”另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巫快步走了过来,抱怨道:“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粗暴的手段……那头可怜的山羊,脑浆喷的有一米远!她绞烂了野妖王的一颗眼珠,我感觉最少还需要一个强度5以上的妖群才有胜出的把握。”

说着,他将自己手中的玻璃瓶交给左辅猎手。

卢克接过那个玻璃瓶,果然,泡在液体中巨大眼珠只有一颗,与其他娇小的眼珠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确实…有点可惜。”他叹口气,把玻璃瓶塞进自己的腰包里。

“尖…尖头叉子怎么大白天生…生火?”一个矮胖男巫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一边上交自己收集的战利品,一边磕磕巴巴的小声说道:“我隔老远都能看见这股烟气……”

“也许他昨天忘了检查装备,把水晶球跟塔罗牌落在宿舍里了。”瘦高男巫满不在乎的笑了笑。

“大,大脚板!这个玩笑不好玩!”矮胖男巫急的面红耳赤:“也许在我们聊天的时候,周围已经摸过来一圈野妖了!”

“那岂不是正好!省了我们四处去找它们的麻烦!”被称作大脚板的男巫掰了掰手指,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笑容。

旁边的右弼似乎对于几位同伴的谈话充耳不闻,仍旧专注的盯着面前被烧的爆裂的骨片,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有情况?”左辅猎手蹲下来,也把脑袋凑了过去。

作为九有学院优秀学生之一,虽然他不太擅长占卜术,却也不是全然不会。只不过他不太擅长把握骨片上细微纹路的走向罢了。

尖头叉子面前的火堆已经渐渐熄灭,黑色的灰烬中,灰白色骨片上沿着凿孔弯弯曲曲的裂纹也越来越清晰。

一个巨大的豁口横亘在裂纹中途,仿佛一道难看的伤疤。

即便再不擅长分析纹路走向,卢克也能看出骨片上的凶险。

“你占卜的是什么?”他忍不住追问着。

不同的占卜目标,对应的自然是不同的占卜结果。也许詹士辰只是在看身边那群被剖心剜眼的野妖下地狱之后的境况呢,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很糟糕,很糟糕。”占卜师摇着头,揉了揉自己凌乱的头发:“占卜的结果很糟糕。”

卢克干笑了两声。

虽然几分钟前,他曾经鼓动尖头叉子用这样的说辞来扭转自家队长冒险的打算,但显然,尖头叉子现在的这番说辞是出自真心。

“什么很糟糕?”

“是猎赛结果,还是我们的下一个对手?”

另外两位猎手也不由追问道。

“占卜显示如果继续南下,队长会遭遇很大的风险……风险来自于我们真正的敌人。”占卜师抓着头发,冥思苦想:“按照骨片上的痕迹,这个‘真正的敌人’并不是妖魔……但是在猎场上,除了妖魔之外,还有什么能成为我们真正的敌人?”

卢克与阿尼·布莱克不由对视一眼。

“阿尔法!”

“将君!”

两个人几乎同时喊出了这个结论——虽然说法不一样,但实质是一样的。

对于来自九有学院的琼女王来说,能够称为她的对手,被冠以‘真正的敌人’这种名头的存在,这片猎场上,除了那些妖魔,也许只有同样来自阿尔法学院的那头僵尸了。

“去北边吧。”卢克立刻下定决心。

倒不是他畏惧那个阿尔法学院的男巫——这是学校举办的猎赛,那头僵尸即便再残暴,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太过分的事情——只不过他觉得猎场上宝贵的时间不能用在与其他猎队争斗上。

猎妖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去骗一下队长,就说月亮脸算出北面有一个大妖群。”卢克转头看向阿尼·布莱克:“我们中间你口才最好……”

“总感觉这不是什么夸奖的话呢。”阿尼嘴角抽了抽,转身打算向那座小山包走去。

“我能听见你们说话诶。”坐在麋鹿背上的女巫歪着头,扯着嗓子喊了一声:“麻烦下次骗我的时候,不要在我上风向……”

刚刚走了一步的‘大脚板’立刻停下脚步,摊摊手,示意自己的无辜的。

他身后,卢克脸色立刻黑了下去。

他下意识看了占卜师一眼:“你占卜的时候,不构筑安全结界吗?!”

“你眼瞎嘛?!周围有没有魔文、阵式你看不见呐!”詹士辰不由翻了个白眼:“再说你们就在旁边,我干嘛要浪费那些魔力!”

还没等左辅猎手继续抱怨,不远处麋鹿背上的女巫已经站起身来。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她踢了踢麋鹿头顶的‘尖头叉子’,举起手中的长刀,向前一挥:“那我们就继续南下吧!……尖头叉子,不用占卜了,准备好法书与咒语,让我们砍死前面所有拦路的敌人吧!!”

红桃Q的左辅听着自家队长豪情万丈的宣言,不由一阵眩晕。

“我还没有用法书砍过人呢。”右弼也从地上站起身,踢着土彻底毁灭面前残余的灰烬,嬉笑着。

“这是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阿尼·布莱克则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你们不拦一下她?”卢克额头暴起几根青筋。

“你能拦住?”詹士辰指了指踢踏着蹄壳正打算奔跑的麋鹿,一脸无奈:“如果你能追上那头畜生,可以尝试一下……不过小心,不要被队长的大刀跟砍死。”

“我不会给你烧纸钱的。”阿尼·布莱克也飞快的补充道。

卢克抬头,看着那头一溜烟跑开的麋鹿,再一次深深叹了一口气

猎妖高校  第二百零六章 真正的敌人

,从背包里摸出几张神行符。

“绑上,绑上。”他烦躁的把几张符箓塞进伙伴们的怀里:“既然拦不住,那就快点追上去……总之,不要被那头僵尸占了便宜。”

贵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贵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贵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贵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贵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