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知识产权审判的宜昌样本

发布时间:2019-08-15 11:47:29

核心提示:一桩发轫于2011年的假冒注册商标案,终于在几个月前落下帷幕。近日,民主与法制社记者独家了解到这桩制假、售假案件的全部细节,以及地方法院对知识产权保护审判的模式变革。

一桩发轫于2011年的假冒注册商标案,终于在几个月前落下帷幕。近日,民主与法制社记者独家了解到这桩制假、售假案件的全部细节,以及地方法院对知识产权保护审判的模式变革。

201 年10月25日,湖北宜昌农民金天顺(化名)通过周永刚(化名)、蔡晓明(化名)假冒当地知名白酒的注册商标进行生产,非法获利,最后三人均被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刑。

在中国,这不是首次因假冒注册商标被判刑的实例,但该案系一起典型的被告人因给他人知识产权犯罪提供原材料、辅助材料而被以共同犯罪论处的案例。

需要思考的是,发生同类案件,对为他人知识产权犯罪提供帮助或便利条件的行为,法院该如何定性?依据何种因素予以量刑?如何保证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对被告人的判处如何更加公正合理?

记者调查得知,金天顺在拿到周永刚、蔡晓明为其生产的 名酒 后,以每件1000元价格出售给颜民杰(化名)、余江河(化名),非法经营数额共计 5.8万元。

造假一条龙

金天顺直到接受审判时,认罪态度仍不积极。

2011年5月,金天顺找到蔡晓明帮忙,让其联系能印制当地某知名酒企两款白酒标示木盒的厂家,蔡晓明没有顾虑太多,就带着金天顺在宜昌市龙港镇刘北村找到一家生产商,当即订做木盒1600个。

金天顺没有直接将1.5万元定金交给生产商,而是通过蔡晓明进行了转交。两三天后,金再次联系蔡,让其帮忙联系制作手提布袋和酒瓶盖子的地方。

明知他人实施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而为其提供生产、制造侵权产品的主要原材料、辅助材料、半成品、包装材料、机械设备、标签标识、生产技术、配方等帮助,或者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空间、通讯传输通道、代收费、费用结算等服务的,以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共犯论处。

知识产权审判的宜昌样本

蔡晓明又带着金天顺来到龙港镇站前路一个专门做布袋的门面,订做了1600个布袋,与此同时,金还让其他人邮寄过来一个酒瓶盖子样品,让蔡带到站前路另一个门面订做了1600个。

此时,金天顺告诉蔡晓明,订做木盒、布袋、酒瓶盖子事宜可以全部交给他本人处理,事后,金付给蔡好处费2万元。

一个多月后,蔡晓明将生产出来的4个木盒寄给金天顺,金看后很满意表示可以生产,随即,布袋和酒瓶盖子也进入生产阶段。

很快,蔡晓明将生产出来的1600个木盒、布袋、酒瓶盖子全部寄给金天顺。金除了向蔡给付货款外,另外又支付其好处费1. 万元。

没过多久,金天顺又用同样的办法找到周永刚,让其帮忙生产52度的散酒,自己灌装。

而周永刚也毫不含糊,承诺 只要有样酒,什么酒都能调好 。几天后,金天顺拿了一瓶真正的某品牌白酒交给周,让其调1600斤白酒,价格以每斤17元计算,金提前支付了1万元押金。

之后,周永刚用最短时间完成了这项工作。金将事先做好的包装拉到周的酒厂进行灌装,灌装完成共计 58件品牌白酒。周永刚拿到2.55万元报酬。

在经过一系列造假程序后,金天顺将造出来的假酒,高价出售给颜民杰、余江河,非法经营金额达数十万元。

假冒注册商标被判刑

就在这些假冒白酒流入市场后,该产品真正的厂家很快发现问题,随即报案。公安机关也在短时间内将该案侦破,并将案件移送检察院。

检方将该案诉至法院后,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周永刚未经其冒用的商标厂家许可,也未看到金天顺提供的该商家授权委托等情况下,便为金生产散装白酒,并帮助其灌装成品。而蔡晓明明知金天顺在实施假冒注册商标犯罪,仍帮助其提供标识某品牌白酒的木包装盒、布袋、酒瓶盖,非法获利。

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周永刚、蔡晓明应以假冒注册商标罪的共犯论处。至此,公诉机关指控周永刚、蔡晓明犯假冒注册商标罪罪名成立。

另据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介绍,周永刚、蔡晓明,在颜民杰、余江河、金天顺假冒注册商标罪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值得注意的是,周永刚在意识到出事后,主动到公安机关自首,他和蔡晓明主动赔偿了受害企业损失,也积极缴纳了罚金,同时得到了受害方的谅解。

虽然如此,二人的行为也已经侵犯了某白酒商家注册商标的专用权,最后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周永刚有期徒刑2年,缓期 年执行,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判处蔡晓明有期徒刑 年,缓期4年执行,处罚金人民币 万元。

此后,二人均没上诉,公诉机关也未提起抗诉。

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称,该案存在一定的特殊性。周永刚在金天顺未提供受害厂家授权委托书等证明文件的情况下,为其生产假冒白酒提供散装白酒;蔡晓明在金天顺未提供合法授权证明文件的情况下,为其提供了生产假冒某白酒的包装材料,从我国《刑法》对共同犯罪的规定来看,两人上述行为并不符合共同犯罪构成要件。

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它要求共同犯罪行为人之间有共同的犯罪故意,各行为之间虽然分工内容不同,但对外构成行为的整体。

而从该案两人的主观与客观方面来看,周、蔡与金并不具有共同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故意,双方没有共同犯罪的意思联络,两人的行为对金直接实施的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罪的行为而言相对独立。 宜昌中院相关负责人表示。

知识产权审判 指令

另一个现实是,由于我国目前诸如周永刚、蔡晓明为他人知识产权犯罪间接提供原材料、包装的情况较为普遍,他们的行为客观上为他人直接实施知识产权犯罪提供了巨大方便,这在很大程度上也促成了知识产权犯罪行为的高发态势。

如不对这一行为加以严厉打击,将不利于从源头上遏制知识产权犯罪行为。 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人称。

为此,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规定, 明知他人实施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而为其提供生产、制造侵权产品的主要原材料、辅助材料、半成品、包装材料、机械设备、标签标识、生产技术、配方等帮助,或者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空间、通讯传输通道、代收费、费用结算等服务的,以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共犯论处。

这一规定,从司法解释层面为关于为他人实施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提供原材料、机械设备等行为予以了明确定性,即以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共同犯罪处理。 我们也正是根据这一规定,认定周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 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人称。

而对于蔡晓明是否构成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的问题,宜昌市中级人员法院则认为,所谓注册商标标识,是指与商品配套一同进入流通领域的带有注册商标的有形载体,即载体上带有注册商标图案。

蔡联系定做的木盒包装盒、布袋上含受害厂家的部分商标标识,木盒包装盒、布袋也属包装材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蔡应以假冒注册商标罪的共犯进行定罪量刑。 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解释说。

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的原则之一是,加大对此类犯罪行为的经济制裁,让行为人因犯罪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使其得不偿失,更符合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也更有利于制止此类犯罪行为的发生。

三审合一 样本

事实上,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知识产权的作用和价值日益凸显。可受利益的驱使,各类知识产权犯罪也日益增多。如何准确适用法律,加大对知识产权类型犯罪的打击力度,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成为知识产权审判实践中需要解决的重要任务。

2009年 月2 日,最高法院对外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 积极探索符合知识产权特点的审判组织模式,研究设置统一受理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的专门知识产权审判庭

《意见》出台一个月后,在当年4月24日的中国知识产权高层论坛上,最高法院知识产权庭领导在演讲中再次重点强调 研究设置统一受理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的专门知识产权审判庭 ,又称 三审合一 。

作为地市一级的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年6月2 日,在湖北省首次正式启动知识产权民事、刑事、行政审判 三审合一 ,并且以中级法院为一审开展试点工作。

同年10月27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会员单位 北京天语同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依法向宜昌中院申请对宜昌市7家大型卡拉OK经营场所予以诉前证据保全。

该院受理后,大胆尝试启用有法律规定但并无实践先例的诉前证据保全措施,填补了我国卡拉OK著作权侵权诉讼中诉前保全的空白,被全国法院所借鉴和采用。

而该院党组书记、院长裴缜是湖北省最早深入研究和从事知识产权案件审判的资深法官,作为审理知识产权案件的专家,一旦遇到疑难复杂和重大影响案件,他都会亲自参加专家组讨论。

就宜昌而言,虽然司法部门在知识产权保护上不断尝试与努力,但这项工作,对当地一些企业来说,却还在慢慢接受的阶段。

例如,这些企业持续创新意识不足、知识产权水平不高、知识产权管理体制粗放、企业知识产权流失严重、企业知识产权保护手段不足,事实上,这种现状也是国内多数企业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缺陷的缩影。

基于此,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人建议: 进一步提高企业的自主创新意识,加大对核心技术的攻关和知名品牌的打造,进一步健全和完善知识产权管理机制,加强知识产权专业人才的培养和储存,加强知识产权执法和司法的横向沟通。

着凉肚子痛怎么办
跌打损伤应该怎么处理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怎么得的
如何预防水土不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